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文章归档 > 2010年12月
2010年12月31日 16:12

中国是否有scholarship?

不久前,一位朋友谈到自己尊重的美国教授,说他们现在的研究虽然不像以前一样活跃,但坚持做很有scholarship的工作。  我不清楚怎么翻译scholarship。  可能不只一两个人担心中国的scholarship不够,不仅国内的不够,海外华人科学家中可能也是弱项。  做科学的人,有时可以出现一种情况:研究工作做的很好,但仍然缺乏scholarship。  所以,当我昨天早上读到河南新乡刘用生老师于2008年在英国剑桥哲学会刊物《生物评论》用英文发表...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1:17

向日葵和太阳-是预计 非追从

众所周之,向日葵有趋阳性。  一般以为向日葵是跟着太阳走。  生物学研究发现,向日葵趋阳性有昼夜节律。  特别有趣的是,在日出前,向日葵已经向着东方,预计日出方位。  这是生物钟的一个很好例子:不是外界环境决定钟,而是生物有内在的节律。  而内在机理是长期进化产生的,适合发展规律的。  有录像为证:特别注意最后一部分,在阳光之前,向日葵已经朝向东方(右边)  录像下载 录像来源:  http://plantsinmotion.bio.india...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2日 11:16

在《科学》上为中国说话的美国人

最近,在《科学》上的两篇文章,一篇是中国的自我批评,一篇是美国人为中国说话。

两者相辅相成,说明中国的自省,而美国人也不是一味不讲道理地贬低中国。

自省和自信

曾几何时,国内强调不能在外国人面前说自己不好。现在,虽然不这样强调,但也未完全绝迹。

比如,2010年9月3日,施一公和我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其中说了我国科学经费分配在体制和文化上的问题。在获得普遍的认同中,还有一种意见,说这是家丑外...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16:54

973总体顾问组作用可以加强:专家和行政相互制衡

科技部973计划,在顶层有总体专家顾问组,其成员有一部分确实是中国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不仅专业杰出,而且有公心。他们常常还退休了,可以脱离部门和单位利益为国家考虑。

他们目前的作用有限,应该加强。

加强有两个方面,一是其他部委,如我所知与生命科学相关的农业部和卫生部,这些部委管理科学经费都不如科技部,他们应该引进和建立类似科技部总体顾问组的咨询机构;二是在科技部内,总体顾问组的作用可以加强。

在科技部内...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16:53

制度设计错误,自律无济于事:科学经费大项目指南是怎么立项的?

制度和自律,相辅相成。但是如果毫无自律,制度作用很小,而有些制度,无论如何自律,都无济于事。 本文以科学大项目的经费指南制定过程,说明自律为什么不能纠正制度的错误,只有改变才能起作用。

科学经费大项目,是指经费上千万以上的项目,这些不一定是大科学,大科学是指需要很多人协同参与的项目,如曼哈顿工程、基因组计划。国内较多的科学大项目,如几个部委主持的大项目,以常规小科学为主,并非大科学。

目前有些部门(...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0:21

中国科学经费管理改革有无稳妥、共识、可行的办法?

是否需要改革,比较合适公开讨论。

而如何改革,首先的前提是主管部门同意要积极改革;其次,不一定很适合公开讨论,因为大家意见难以一模一样。国际上,一般也是内部讨论为 主。在讨论中,如果某一意见被公开,也许获得更多舆论支持,却不很公平,因为有时不能获得立即舆论支持的意见,也可能有道理。对于不公开 但是有道理的其他意见来说,一种意见公开带来支持的做法可能不公平,需要特别慎重。

本文仅讨论一个共识应该较多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8日 11:49

对《蒲慕明:中国科学“病”在何处?》一文的回应

施一公 饶毅       

关于中国科技界的评论文章,我们写过多次,发表在《人民日报》等国内主要刊物。自从我们在《科学》发表《中国的研究文化》一文后,引起的多方面反响出乎意料。其内容并不新颖,为参与中国科学的人所熟知。该文引起如此反响,说明相关部门和科研人员都关注科学体制和文化的问题。关注是改善的前提,对此我们非常高兴。在公开讨论的过程中,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以促进中国的科技发展为根本出发点,出现不同的声音...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6日 17:34

海外华人是否支持回国者-你们承载着我们的梦想

我们从海外回国后,工作得到国内外很多人的支持,也有少数反对。  

近日收到两封来自海外的电子邮件,反映了海外华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一封信祝愿我们在中国工作开展顺利,愿意多方帮助我们,其中一句话很感人:你们也承载着我们的梦想(you are carrying our dreams too)。  

我只和来信者见过一次面。所以,我相信,他不是针对我个人, 而更是表达他对中国的情怀和理念:在他和夫人目前不能全时回国的时候,愿意通过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