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文章归档 > 2021年07月
2021年07月29日 09:39

抑郁症治疗的机理是否找到了?

抑郁症影响很多人和家庭。   治疗抑郁症不仅改善个人健康、提高社会幸福程度,而且是产业的重点之一。   二十多年前,Eli Lily一个药厂因推出一个药Prozac而有很大影响。   2000年耶鲁大学出现一个偶尔的发现,提出氯胺酮可以治疗抑郁症,逐渐被广泛接受。但是,它是麻醉药,用起来比较难。   找到氯胺酮的机理,对于理解抑郁症、对于发明新的更安全有效的药物,都有很大的意义。   目前,一部分研究人员相信氯...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8日 23:37

孟德尔亲笔手书自传

孟德尔亲笔手书自传 1850年,为了参加教师资格考试,28岁的孟德尔写下了自传。这是他留下的罕见遗物之一。 孟德尔出生地德文称Heinzendorf,捷克称Hyncice,现在捷克境内,当时属于奥匈帝国。孟德尔的父亲是佃农,每周四天料理自家的田地,三天给一位女伯爵 干农活。命运似乎注定了孟德尔不得不子承父业,终其一生在农田中度过,但当 地的神父Johann A.E. Schreiber (1769-1850)鼓励孟德尔的父母让他多受教育。 孟德尔自己也要与命运抗争,并得到...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9日 10:45

饶毅:问题本质在于中国人缺乏互信

对中国科学界和高校评价教授、研究员以杂志为主要标准,而不看内容和质量的问题,最近饶海有文章,以前其他人也有,反映了很多人的不满意。   造成这一问题至少有两大原因:高质量的科学家数量,有公心的科学家数量。   懂科学的科学家在中国与日俱增,理论上,评价科学应该日益改善。但因为缺乏公心的科学家、在中国以公心办事的科学家数量增加缓慢,远慢于科学家水平的提高,远远慢于中国科研经费的投入。   所以,问...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8日 23:00

饶毅:我是怎么打酱油的

饶毅:我是怎么打酱油的 今天,有位科学家在公开场合说我回国之前在其任职单位、不知道做过什么,可能就是打酱油。     在2007年回国之前(和之后),我兼职过一些单位,可能兼职还比较多、些许参与的更多。   经常打酱油的原因有两个:一些人知道我工作认真负责,所以有时找我帮忙。二是我“能主能辅”,辅助的时候不喧宾夺主,不讲究是谁的单位、谁的作用最大,但起到恰如其分的、有效的(偶尔某些事情甚至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是,...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08日 16:56

饶毅:在南昌大学、清华大学生科院的毕业典礼致辞

饶毅:在南昌大学、清华大学生科院的毕业典礼致辞 诚实是对原版自我的肯定 ——南昌大学2014毕业典礼校友代表致辞   首先祝贺母校2014届毕业生学有所成。   同时祝贺2014届毕业生家长心有所慰。   希望2014届毕业生记住两个字:诚实。   过去四年,虽然同学们认真学习,应该至少有部分同学立志以真才实学为人生基础。但是,毋庸讳言,你们不仅目睹以尔虞我诈为核心价值观的“甄嬛传”被社会热捧,而且你们经历了欢迎自己入学的校长被拘的罕见事件,你们入学前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