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对病人的责任-应该对肖传国所用技术有效性给明确结论

对病人的责任-应该对肖传国所用技术有效性给明确结论

在肖传国雇人行凶案判决后,单位根据其自身标准、对法律精神的理解,华中科技大学撤销了肖的职务,武汉协和医院也有处理但保留其医生资格。

尚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悬而未决:肖传国用的外科手术,是否有效?

目前可以看到的各方意见包括:国内,肖传国说有效,彭剑律师和有些媒体据说调查很多病例后质疑有效性;国外,有些医生可能对有效性较乐观并请肖做试验,也有医生说其手术效果来源于原来就用的“神经栓系松解术”技术,……众说不一。

卫生部的论证后,公开的结论也不十分清晰。而武汉协和医院未公布其对手术的意见。两个医疗机构意见不明。卫生部似乎是认为它还不能直接上临床作为治疗方法。但未明确是否可以继续试验和验证,如果可以试验,由谁组织和验证,其后卫生部是否组织评审。

要处理这个问题,首选是卫生部出面组织严格的验证和评审。

如果卫生部能负责,为了病人而敢于担当责任,不像目前中国一般部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组织验证和评审,得出可靠的结论,选择性公布卫生部采信的、能够帮助其他医生和公众理解的部分资料(省略病人隐私部分)和判断依据,才可能服众。

如果卫生部不肯出面,那么退而求其次:华中科技大学、或协和医院如果愿意作为单位进一步实质检验此技术,包括可以请卫生部监督进一步的检验,也是一个办法。

无论卫生部、大学、还是医院,如果检验得出负性结果,否认有效性,问题可以终止。

如果卫生部验证认为有效,可以推广。

如果学校或医院得到正性结果肯定有效性,而其他单位或者社会还有疑惑,卫生部就不能回避、而必须负责出面再组织其他单位验证。

在不专业的大众舆论环境中,也许提出要验证此技术可能被理解为支持肖传国,而受到相当的压力。如果有这样的问题,也许由批评过肖传国的人提出,比较合适。

我以前评论过肖传国的科学水平,觉得他懂科学很少。不过,我从未评论过其泌尿外科技术。科学水平不高有时并不能否定技术有效性,两者关系不一定密切。

严格验证此技术,不是为肖个人说话,不是否认公安部门、华中科技大学和武汉协和医院以前的处理,更不是说肖打方舟子、方玄昌有理。无论谁雇凶打人,都是犯罪应该受惩罚,包括学校和医院的处理。同样,理性告诉我们,无论谁发明的技术、或探讨的技术、或推动探讨的技术,只要可能对病人有益,应该按照合理的规章制度,严格验证其有效性,如果有效就推广,无效就终止。

如果一个医疗技术有可能对有些病人有用,就值得研究。所以,我认为,必需要有某种方式,能够在有严格规范的情况下,证明其技术是否有效。不是作为已经证明成功的技术,而是作为需要验证是否有效的技术。看缺哪些实验,需要补充。缺动物实验就补动物实验,缺严格控制、有对照的人体试验,也可以补,总之有足够的严格试验来确定有效性。

从医疗技术来说,不在于是否80%治愈率/有效率。如果比已有技术稍微好1%,或者一个技术可以改善其他技术无效的某些病人,两种都是进步。但是,必需是使用肖主张的技术所带来,如果实际是同时用了已有的如“神经栓系松解术”所带来的效果,那么只是重复原有技术,不是肖用的技术带来效果。

一方面,肖传国的技术在科学上没有突破,已知外周神经可以再生,可以连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既然无突破,也就不能说肖的技术一定不可行。关键似乎在于能否形成有功能的神经连接。这个技术是否能行,无法从理论判断是非,而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需要仔细、严格地做才能知道它是否有效。虽然有点奇怪国内其他医院没出来说他们做过那个的手术,但美国医生愿意在美国开展试验,很难理解为因为他们单纯相信肖宣传的85%成功率。彭剑律师对于病人的追踪,可以提供材料给卫生部,但律师缺乏专业训练、而且有矛盾带来的利益冲突,其资料仅可供参考,而难以成为公众接受的定论。

如果肖的技术纯粹吹牛,卫生部、学校和医院也要有把握,然后绝对终止。如果肖的技术有可能有效,那么如果卫生部、学校、医院都不采取措施,导致手术验证被放弃或难以进行,那么卫生部等于阻碍了技术的发展。虽然可以用他违法来解释处理,但既然有一个明确的技术,完全不考虑,也不妥当,特别是,如果真对病人有用呢?

学校和医院可能需要做一些工作,请国内外专家评审已有资料,提出是否值得学校和医院支持其技术探讨。这些专家,应该包括正反两方面、也包括参与肖手术和不参与肖手术的不同医生。从有些信息看来,国内有些医生怕表达不同意肖的意见,以后遭报复,对此必需严肃要求肖本人保证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样国内才有专家愿意参与评审,否则国内医生也不肯“惹事”。而实际上,技术到底是否有效与病人利益有关,并非个人闲事。在国内外专家意见出来后,学校和学院制定保护病人的必要规章制度,在遵循制度的情况下,开展临床试验。也许由比较熟悉此技术的同事参与,严格试验后,提供详细的资料供国内外专家评审,最后明确结论是否有用。无用,到此结束,有用,可以推广。在肖没有职位的情况下,较难由他领头开展临床试验工作。医院做临床研究不像基础科学的实验室,不可能一个人就做,而需要一些特定资源。比如以前肖任泌尿外科主任、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可能较易调动医护人员协助做研究,现在就比较难。

必需要求:检验不能预设结果,在严格检验后证明技术是否有效都可以,不能威胁得出正反结果、或持正反意见的人。

必需声明:本文只是说,应该从病人出发,检验一个技术。不是支持肖传国出狱后什么事情都做。如果再威胁或者物理伤害方舟子、方玄昌、或不支持其技术的国内同行,甚至犯罪,理当严惩。

必须强调:以上意见,都基于一个原则,既应该从病人出发,检验医疗技术。

(文章写于2010年。《中国青年报》2011122日以谁给肖传国的手术一个说法为题发表)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