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饶毅:2017年说的?恍若隔世

饶毅:2017年说的?恍若隔世

  在2017年1月15日的未来论坛2017年会上,美国科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家、教育家、投资人讨论高等教育。

  讨论由1986年图灵奖得主、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工程学与应用数学教授John Hopcroft主持,在耶鲁大学前校长Levin、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Lehmann、清华法学院教授高西庆、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教授李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高瓴资本集团张磊等都发言后,我有过发言。

  现在整理如下:(我并非认为其他人讨论的没有意义,而是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问题大家有目共睹,一般是重复很多次的同样议题和内容。而我认为这些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老师认真负责,我自己是仔细阅读经典文献及其大量相关文献,搞清楚1866孟德尔工作、1910摩尔根工作等等的来龙去脉,而且自己写教材,才能教学生创造性过程,而不是教背诵。这种工作不是开会讨论能够起作用的,而是老师努力。而讨论应该是讨论能够起作用,比如警醒作用)

  我认为如果是在2016年11月8日以前,刚才这些问题都值得讨论,可是特朗普的当选实际也反映美国教育的问题、代表美国教育的一种失败。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注意中国的教育在哪些方面要学习美国的经验、哪些方面避免美国失败的教训,而在座的美国的教育家应该反省美国的问题、检讨美国教育的失败。

  Trump当选至少有两个层面是美国教育失败的结果。

  第一,在美国的精英高等教育中,包括耶鲁这样的大学,当然普林斯顿和哈佛也不例外,你们长期为权贵家族的子弟开特殊通道,用大大低于正常标准的标准让他们入学、让他们毕业。像特朗普这种不读书的人,在精英高校居然畅通无阻,让他们不能意识到自己的严重缺陷、以为自己了不起、世界就是围绕自己转的,长期这样做,实际是美国高等教育的一种腐败。所有的教育都需要有一定的标准,不能低到连基本常识都不懂、基本原则都没有的人,能顺利地从美国的精英高等大学毕业。这种腐蚀性影响产生了Trump这种人。中国不能学,各个学校一定要有一定的标准,虽然高考过分强调成绩有缺陷但我们没有为权贵家族开路。另外,现在大量中国权贵家族送子女去国外、特别是美国,我们中国人民需要有免疫力,以后不能凡是美国精英大学毕业的就以为他们学有所成,实际上同样有一批Trump和他女婿Jared Kuschner一样不学无术的骗子走特殊渠道获得美国精英大学的文凭,我们需要鄙视这种文凭,而不是拜倒在其脚下,不能让美国高等教育的腐败成份腐蚀中国。

  第二,从普通(也就是general)的大学来说,也有问题,就是没有教会常识,没有基本的要求,让学生容易选简单的也能毕业,从而学生误以为自己都懂了、都合格进入现代社会,不知道全球竞争,自己不行需要努力,否则在全世界就逐渐失去竞争力。在全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经过辛勤努力改善自己的状况的情况下,很多美国人不思进取、甚至把自己的无能当成别人的问题,埋冤、堵住全球化而不是改变自己、让自己适应现在的社会。这其中有美国普通高等教育对美国普通人民的腐蚀。我们中国落后的是通过反省、通过努力而改善。美国的高等教育面临着更大的危机,现实需要美国人民要对腐朽的教育制度进行改弦更张,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堕落只会越走越远,而不会像有些人认为的在制度的限制下会很快地恢复。这是美国高等教育的教训对中国教育的启示。

  我认为中国今天设立未来科学奖,正好与美国反智主义倾向是相反的,我们要认可和要肯定的是探索真理、追求卓越的人们,自然科学是比较容易有共识认可追求卓越的人,它带来的是智慧,而不是愚昧、落后或腐败。

  所以我认为,我们未来科学大奖在中国的设立,实际上也是向美国宣战: 我们就是要走一条与特朗普为代表的反智主义相反的道路。

  从一定意义上,我同意斯坦福大学张首晟的说法:特朗普可能会使中国变得伟大,也就是说,Trump can make China great again。

  .....

  饶毅: 我们应该再回到方向性问题的讨论。在座的钱颖一老师在杭州参加两个大学的工作,一个是施一公领导的西湖大学,一个是马云领导的湖畔大学,我对钱颖一同时参加这两个大学意见非常大。我曾经写了一封信,修改了三遍最后没寄出去,怕他不高兴,我还不能把它读出来。

  因为施一公与包括钱颖一在内的几位同仁建立西湖大学目的是进行精英教育,是希望培养一批自然科学、经济管理的领袖和中坚人物,让中国在发展过程中从西湖大学未来毕业生中获得一些推力。而从我们其他人的角度来看,颖一居然“被攀附”的湖畔大学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是培训商人赚钱小班,简称赚钱培训班,与西湖大学南辕北辙。有可能这两个大学都不代表中国的高等教育的方向,但也有可能是代表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在这样一个苗头出现的时候,我在想钱颖一的良心是怎么被拷问的?

  钱颖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饶毅在几个月之前已经跟我交换过看法,可是我没有答案,今天问题的讨论跟我们这个很相关。我确实是在推动杭州的两所大学,西湖大学还没有,现在是高等研究院,希望将来是大学,湖畔大学虽然叫大学,但是它还不是教育部意义下的大学,因为它现在做的事情是培训年轻一代的企业家。我觉得这个讨论也是我回答饶毅教授的问题,跟我们的讨论非常相关,就是高等教育的服务、它的使命、它的目的,或者说它的任务task是多元的、多方面的,人才的需要也是多层次的,刚才很多人都讲到要考虑到多元性的方面。

  至少,我看到中国高等教育中的两方面的缺陷,一方面是我们的企业、社会感觉大量的培养出来的学生没有实践经验,不能马上发挥作用,不好使用,这是大量的企业反映出了这样的问题,这是一类。还有一类对于精英大学、对于高层次的精英大学的抱怨是,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创造性不够,你说这两种抱怨都对不对呢?都对,因为这个社会、这个经济既需要大量的、有技能的生产者,也需要有创造性的创造者,所以我觉得这不是either or or,不是只要这个不要那个的问题,西湖大学或者说西湖高等研究院的目的旨在办小型的、高端的、世界一流的大学或研究院,我觉得这是中国极其需要的,这就是我为什么非常支持,尽管我不是自然科学家。

  同时,刚才你说到湖畔大学,它一点不赚钱,它是往里投入了巨大的资金,是为了培养中国年轻一代的同样具有创造性的,但是不是在自然科学界而是在创业方面的创造者。一年只是40个人左右,有几千人、上万人报名,也是为了教他们一种教学方法,刚才LEVIN教授讲了技术的变化,在线教育是不同于课堂教学的。经过我过去10年担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的历程,我也感觉到有另一种不同于教室中教学的方式、课堂中教学的方式,英文叫体验式学习Experiential Learning,实际上像湖畔大学这样的,包括经管学院也在尝试通过实践项目学习,这个也是一种将来的方向。其实医学院早就采用了这种方式,现在商学院也在更多地尝试。

  所以,回答你的问题,我觉得这两个大学都是代表了中国将来高等教育的发展的方向,所以,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饶毅:我觉得讨论这两个大学的方向也许需要知道美国建国的历史。美国建国的一个故事是五月花号,讲一批追求自由的人到美国。美国还有一个不太想说的是弗吉尼亚的James Town,这个赤裸裸讲究一时利益的传统今天开花结果就是特朗普,长期在历史叙述说美国人不好意思说,但到今天终于爆发出来,特朗普的当选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美国有一批希拉里·克林顿说的、我完全赞同的--deplorable的一群人造成的结果。我不是政治家、不用客气,可以直说美国一直有一批只看眼前利益的人。

  我们中国当然也有不同的人,钱老师说我们既要有施一公、也要有马云代表的两种教育,他说这叫多元化,我认为这是方向性的不同。我们中国有这么多人申请马云的大学,说明中国的人民也有这样一大群人是要钱不要其他的。如果我们不在以后发展的过程提倡施一公的教育方向、压抑马云代表的培训方向,我们以后也可能即使发展了一段再翻车,也会从世界的高峰跌落下来。美国1991年到2001年也许是世界的高峰,现在可能变成世界各地很多人都看不起的国家。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