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居高临下前不妨看清事实

居高临下前不妨看清事实

 
  因为和台湾科学家合作出现地址问题,我直接致信台湾主管科学经费的李罗权,希望他放弃今年1月规定台湾科学家和大陆科学家合作时只能用Taipei Taiwn和Taiwan ROC的规定,而允许使用Taiwan China,与大陆科学家使用的地址(如Beijing China)同等。
 
  见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237&do=blog&id=474690
  和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237&do=blog&id=474698
 
  博文出来后,有留言:
  [5]dyjin  2011-8-13 14:02
事实是很多学术期刊上美国的论文根本不写USA,只写到州。我发表的论文大多数只写Hong Kong,不写Hong Kong, China。这样做难道有问题吗,关“爱国”什么事?如果我们的地址加上China,邮件(包括FedEx)多数送到中国,经常被中国海关无故拖延几个星期。你在论文上写什么地址是你的权利和自由,人家在论文上的地址要怎么写你首先要尊重人。非要人写Taiwan, China不仅是强加于人,是狭隘的观念,更是侵犯人家的署名权、著作权和版权。
  
  这个居高临下的留言,有点奇怪。
 
  Google结果,作者金东雁为北京协和医学院博士、现任香港大学生物化学系副教授。
 
  我旅美22年回国,其中十几年任教,从来没有听说过“事实是很多学术期刊上美国的论文根本不写USA,只写到州”,对于这样一个明显的问题,我们一般人想都没有想过:美国工作的科研人员发表论文会不写USA。我从来没有见过。金博士既然说“事实上”“很多”,应该举证,看看百分之几的美国不写USA,而不是在否定常识的时候忽略举证,说服孤陋寡闻如我者。
 
  金博士的第二点,“我发表的论文大多数只写Hong Kong,不写Hong Kong, China。”,说的是他自己,查PubMed,最新他几篇论文如Cell Bioscience,Plos One等等,确实没有China,我们相信他有理由其他其他论文也没有用。
 
  而我在香港学术界最熟悉的朋友,是叶玉茹Nancy Y Ip。从2000年起,我将在北京办过一次的Gordon Conference on Molecular and Cellular Neurobiology搬到香港,我们共同主持2000年那次会议后,一直在香港科技大学延续至今。叶玉茹是香港人,我们随便查她发表文章是否用Hong Kong China,结果是:近年的全部用China,例如。

 
  Neuron. 2011 Jun 23;70(6):1029-32. Career development for women scientists in Asia. Ip NY. Division of Life Science,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lear Water Bay, Hong Kong, China.
  Nat Cell Biol. 2011 May;13(5):568-79. Epub 2011 Apr 17. Cdk5-mediated phosphorylation of endophilin B1 is required for induced autophagy in models of Parkinson's disease. Wong AS, Lee RH, Cheung AY, Yeung PK, Chung SK, Cheung ZH, Ip NY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lear Water Bay, Kowloon, Hong Kong, China.
  Nat Neurosci. 2011 Feb;14(2):181-9. Epub 2010 Dec 26. APC(Cdh1) mediates EphA4-dependent downregulation of AMPA receptors in homeostatic plasticity.
  Fu AK, Hung KW, Fu WY, Shen C, Chen Y, Xia J, Lai KO, Ip NY.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Molecular Neuroscience and Molecular Neuroscience Center,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lear Water Bay, Hong Kong, China.
 
  对于金博士是否用China,我无兴趣、也无意见。
 
  对于台湾学者和大陆共同作为作者的论文,大家都要认可发表的文字时,台湾科研经费掌管部门规定不允许用Taiwan China,是否合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对于金博士严正斥责“侵犯人家的署名权、著作权和版权”,欢迎起诉。
 
  对于金博士谈到的“爱国”,我两份原文丝毫没有提起,我也没有在和台湾教授交流中任何时候提起。金博士提出是否只反映金博士对“爱国”较敏感?
 
  欢迎身在香港的金博士批评和教育在大陆的我,告诉我美国学术界的“事实”。但在居高临下以前,先有事实依据,可能比较合适。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