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校长挨骂和教授骂人:谁是北京大学的耻辱?(补充)

校长挨骂和教授骂人:谁是北京大学的耻辱?(补充)

春节临近,本是家家欢乐的时刻;而北京大学却被推上舆论和娱乐的峰谷。 
 
华人世界的反应,透出中国文化的陋习:有相当数量的人,认为被骂是侮辱,而不看骂是否合理、是否合礼。无理加无礼的谩骂,丝毫无损被骂的,因为这只能证明骂人者的品味低下、品格不良。 
 
无耻的是用漫画来谩骂北大校长的邝飚;无耻的是用动物问候香港人的北大教授孔庆东。他们的行为都无关言论自由,而表现了自身的低级趣味。 
 
南方都市报的邝飚,以《北大笑长雕塑》为题,将北大校长、化学家周其凤的头像画在动物身体之上,并抱着骨头。发表这种漫画暴露了有些报刊编辑和有些艺术工作者的人格低下。有些媒体转载时附照片显示矮个子的周其凤在接待来宾时被挤在一边,以此佐证他讨好上级,这种手法很卑劣。周其凤个子矮是因其幼年家境贫困营养不够所造成,这不是他的缺点,家贫到影响他身体成长却能成为北大校长证明其自强不息、反衬其智力优秀。 
 
来自湖南山区的周其凤,早年丧父后由寡母养大,他考取北大时,舍不得穿母亲给的新鞋,赤脚从湖南到北大上学。漫画家即使没有良心、也该有恻隐之心,起哄者可以对中国教育不满,但不应该将怒气对准一位贫寒出身、兢兢业业几十年努力发展和改善教育、做校长仅三年的科学家。有些人骂周其凤的化学歌,其实是无知。他事先给我看过、我可能还参与措辞生物相关的几句,歌词可以鼓励化学和生物交叉、激励后来学子攻克世界难题。而起哄者冒充高明、称歌词直白庸俗。岂不知,如果能阐明歌中任何一句化学和生物的关系,可以有好几个诺贝尔奖。比如“记忆和思维活动要借化学过程来描述、你我的喜怒哀乐也是化学神出鬼没”,其中有多个很重大的神经生物学问题,是全世界很多科学家梦寐以求希望能解决的问题,而部分还肯定是我们有生之年不可能完全理解的。有资格说这些内容庸俗的人,可能还没有在中国出生,我们可是一个诺贝尔奖都没有,却可以轻飘飘鄙视重大科学问题? 
 
一如既往,北大教授孔庆东最近又口出脏话,议论香港一件小事变成用动物问候香港人。香港人民无需发怒,因为这只证明孔庆东无礼。北大是兼容并包,学校对这样的教授没办法。不过,这不证明很多人欣赏他的品格。无论何种批评,都应该有理智、讲文明。 
 
孔庆东号称的先辈说过“君子不以言举人”。 
 
我好奇:如果孔夫子今日在世,会怎么评论“勇而无礼”放粗口而得意的人?包括无礼谩骂北大校长的起哄者,无礼辱骂国内外很多人的北大教授,和各式各样造谣生事者? 
 
他老人家会不会说:“小人可以言废己”? 
 
补充:
 
收到美国大学任教的华人来信(英文为主),经允许翻译发表,大意:“兼容并包” 指的是学术自由—至少在西方如此,“骂人”不是言论自由,不会被美国大学容忍。如果我像孔庆东那样公开骂人,肯定会被大学批评处理,虽然不会失去永久教职。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