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美哉基因

美哉基因

 
1) ET

 
 
 
原位杂交显示表达在爪蛙早期胚胎眼睛的转录因子ET之mRNA(当时命名为ET因为它含T box,而表达在眼睛)。该图片发表于Li HS, Tierney C, Wen L, Wu JY and Rao Y(1997)Development 124:603-615。
在不同时间ET表达的模式提示:在最早期,两个眼睛起源于同一个形态发生场,以后分开的原因是两眼中间部位失去成为眼睛的潜能、变成其他结构。这一分离发生在外胚层,需要中胚层中线部位来源的信号,如无中胚层中线信号,外胚层眼睛就只有一个很大的,从一侧延续到另外一侧。

用鸡胚的实验验证了来源于爪蛙的结论。其他研究也支持,从蛙到人的脊椎动物,两个眼睛皆来源于同一形态发生场。
 
 
 
 
 
 
2) Big Brain
 
 
Big Brain (bib)基因的名称来源于其突变后导致的表型:果蝇胚胎的脑增大、表皮减小。在果蝇早期胚胎发育过程中,神经母细胞与表皮母细胞来源于同样的前体细胞,这些前体细胞需要决定是变成神经还是表皮母细胞。这一决定有多个基因的产物参与,缺乏其中任何一个都导致前体细胞命运的变化。Bib的mRNA早期表达于胚胎的中胚层以外区域,图片显示的是中胚层无表达,其他区域有表达。
该图片发表于Rao Y, Jan LY, and Jan YN (1990) Nature 345:163-167
 
 
 
3) Slit
 
 
鸡胚神经管表达Slit基因的mRNA。其蛋白质产物被证明为神经纤维的排斥性导向分子。该图片发表于Li HS, Chen JH, Wu W, Fagaly T, Yuan WL, Zhou L, Dupuis S, Jiang Z, Nash W, Gick C, Ornitz D, Wu JY, and Rao Y (1999) Cell 96:807-818.
同年发现Slit蛋白质也对神经细胞整体的运动起排斥性作用(Wu W, Wong K, Chen JH, Jiang ZH, Dupuis S, Wu JY, and Rao Y (1999). Nature 400:331-336;Zhu Y, Li HS, Zhou L, Wu JY, and Rao Y (1999). Neuron 23:473-485)。
 
 
 
4) CDC42
 
 
现代技术使我们,在有些情况下,不仅可以看到分子,而且可以区分同一个分子有活性和无活性的状态。我们实验室的研究生设计探针,可以通过FRET技术检测Rho、Rac、CDC42家族小G蛋白的活性。
图片发表于Ward ME, Wu JY and Rao Y (2004).. Proceeding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of USA 101:970-974。
CDC42参与Slit的功能在此前已经发现(Wong K, Ren X-R, Huang Y-Z, Xie Y, Liu G, Saito H, Tang H, Wen L, Brady-Kalnay SM, Mei L, Wu JY, Xiong W-C, and Rao Y (2001). Cell 107:209-221)。
 
 
 
5) SDF-1
 
 
原以为神经导向的分子与白细胞导向的分子是不同的。我们发现,“白细胞”趋化因子也可以作用于神经细胞。图片显示原认为是白细胞的趋化因子SDF-1也表达于小脑。发表于Zhu Y, Yu T, Zhang X-C, Nagasawa T, Wu JY, and Rao Y (2002). Nature Neuroscience 5:719-720。
我们也发现“神经”导向分子可以作用于白细胞(Wu JY, Feng L, Park H-T, Havlioglu N, Wen L, Tang H, Bacon KB, Jiang Z, Zhang X-C, and Rao Y (2001). Nature 410:948-952),从而提出体细胞导向机理相通(Rao Y, Wong K, Ward M, Jurgensen C, and Wu JY (2002). Genes and Development 16:2973-2984;Guan KL and Rao Y (2003).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4:941-956)。
 
 
 
6) OR 65a
果蝇嗅觉受体OR65a表达,间接由其Gal4转基因显示。这一受体参与果蝇打架的社会调节:群养果蝇打架少于独养果蝇是因为这一受体被激活。
图片发表于Liu WW, Liang XH, Li YN, Gong JX, Yang Z, Zhang YH, Zhang JX and Rao Y (2011). Nature Neuroscience7:896-902。
 
 
 
7) OAMB
OAMB是鱆胺的受体之一,其一个作用是参与对“失恋”经历的记忆,如果没有这一受体,被拒绝过的果蝇不知道减少求偶。
图片发表于Zhou C, Huang H, Kim SM, Lin H, Meng X, Chiang A-S, Wang JW, Jiao R, Rao Y (2012)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32:14281-14287。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