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传承:张昌绍的科学背景和人才培养

传承:张昌绍的科学背景和人才培养

1906年,张昌绍出生于江苏嘉定的小学老师家庭。

14岁小学毕业后,他在医院做学徒,期间自学中学课程,考入江苏医科大学,被发现无高中学历而退学补读一年后重入。在江苏医大期间,他曾参加共青团,1927年的“四一二”以后脱离学生运动(史伊凡,1983)。

 

1928年江苏医大并入南京第四中央大学医学院预科,以后独立成为上海医学院,院长颜福庆原在外国人成立和主持的湘雅和协和工作多年,他决心办好中国人的医学院。1934年毕业的张昌绍是上医的早期学生。他留校在药理系跟朱恒璧教授开始做研究。1937年,北平研究院与中法大学药学研究所的赵承嘏、国立上海医学院药理学系的朱恒璧和张昌绍合作,在《中华医学杂志》上发表“蚯蚓中之舒展支气管成分”的研究论文。同年在同一刊物,上医药理的张鸿德、朱恒璧、张昌绍发表《“‘黄连素’降压作用之翻转”之机构》。

1937年张昌绍考取公派留英,到伦敦的大学学院跟John H Gaddum1900-1965)研究神经药理。1939年至1941年,张昌绍发表六篇文章,与Gaddum合作一篇、单独五篇,都与肾上腺素能传递有关。当时不清楚肾上腺素能神经释放的化学递质是什么,到1940年代中期才由瑞典的Ulf von Euler1905-1983)搞清楚(von Euler1970年获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von Euler和张昌绍的老师John Gaddum都师从英国科学家Henry Dale1875-19681936年诺贝尔奖),von Euler1931年在英国期间曾与John Gaddum合作。

张昌绍回国后中断了肾上腺素能工作,从1940年代到1950年代引介和研究国内急需的抗感染药物,到1960年代邹冈和他著名的吗啡作用位点才是基础研究。1962年在ICI药厂工作的英国科学家James W Black1924-2010)发现肾上腺素能b受体阻滞剂,为药物治疗带来很大影响(常用的心血管病药物“心得安”等就是这类药物,1988年获诺贝尔奖)。1960年代,张昌绍在国内极力主张研究儿茶酚胺分子及相关药物(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都属“儿茶酚胺”)。

所以,1930年代张昌绍在国外期间踏入朝气蓬勃的领域,有很强的同行,而该领域在1930年代到1960年代的工作在基础和应用两方面将有突破。这一领域延续到19701980年代找肾上腺素能受体的蛋白质及其编码基因(2012年诺贝尔奖得主Robert Lefkowitz),和2000年代解析肾上腺素能受体的晶体结构(2012年诺贝尔奖得主Brian Kobilka的工作)。

张昌绍于1940年获伦敦的大学学院(UCL)博士,其后到美国哈佛工作一年,1941年回国到重庆的中央卫生实验院任药理研究室主任,兼上海医学院药理学副教授。1946年后医学院搬回上海后,张昌绍一直主持其药理系,曾长期为国内最好的药理系。

19501960年代张昌绍支持、影响或培养了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的药理工作者,包括支持1949年后留美回国的丁光生、国内毕业的金国章、国内毕业后留苏的池志强和胥彬等,他在药物所带了研究生邹冈、曾衍霖。

张昌绍曾主编药理学教科书,在19501960年代主持过药理师资培训班,他培养的学员很多成为各地医学院的药理教研室主任和骨干。

1940年代到1960年期间,在张昌绍实验室工作过的人员包括周廷冲、杨藻宸、易鸿匹、江文德、桑国卫等。上医的本科生秦伯益说自己因受张昌绍的影响而在毕业后选做药理学,留苏后长期在北京的军事医学科学院工作。像秦伯益这样受张先生影响的学生还有丛铮、翁世艾、李晓玉、於毓文、纽心懿等多位国内著名药理学专家。

其中,周廷冲是跟张昌绍研究常山碱开始的药理研究生涯,在军事医学科学院长期工作。桑国卫在浙江长期工作后,于2000年代开始为中国“新药重大专项”的第一任技术总师。

张昌绍夫人很感动当1966年很多人回避张昌绍时,在北京工作的上医毕业生秦伯益访张家。1967年,张昌绍去世后,秦伯益在被隔离审查期间为此作诗

纵横药坛三十年,桃红李绿半边天。

兴衰荣辱寻常事,奈何先生竟长眠。

结果放在隔离室抽屉的诗被发现,秦伯益为此再遭批斗,被批为“‘反动学术权威的孝子贤孙,诗的前两句反动学术权威歌功颂德,第三句污蔑文化大革命,第四句是想变天招魂

1987年上医为张昌绍出版纪念集征稿,秦伯益再写一首:

风雨苍黄二十年,是非功过昭如天。

杏园今有才人出,告慰吾师可安眠。

198710月上医60周年校庆时,秦伯益将这两首诗交给张昌绍夫人。

很多学生的尊重是张昌绍人生的部分写照。

 

Ulf von Euler1905-1983)是数学家欧拉(1707-1783)的五世孙,父亲是1929年德国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池志强(2006)忆张昌绍教授二三事. 王卫平、金国章主编,《张昌绍教授100周年纪念》,页27,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丁光生(2006)恩重如山深邃似海—怀念敬爱的张昌绍教授. 王卫平、金国章主编,《张昌绍教授100周年纪念》,页18-20,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金国章(2006)张昌绍教授的指点与我的工作理念. 王卫平、金国章主编,《张昌绍教授100周年纪念》,页30-32,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江文德(2006)从教25桃李满天下. 王卫平、金国章主编,《张昌绍教授100周年纪念》,页48-51,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秦伯益(2007)大师的点拨. 刁承湘主编《上医情怀》复旦大学出版社.

史伊凡(1983)为中国药理学奠基的人-张昌绍的一生自然杂志6:216-227.

易鸿匹、杨藻宸、楮云鸿、徐端正(1982)怀念药理学家张昌绍教授. 药学学报17:34-36.

胥彬(2006)回忆张昌绍先生的光辉形象. 王卫平、金国章主编,《张昌绍教授100周年纪念》,页40-42,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周廷冲(1988)回忆张昌绍老师. 王卫平、金国章主编,《张昌绍教授100周年纪念》,页18-20,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2006.

邹冈1983怀念卓越的药理学家张昌绍教授 生理科学进展 14:278.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