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体制与文化(附评审会的五个提问)

体制与文化(附评审会的五个提问)

体制与文化相互协调才能有效地改革:一般大家注重的体制改革确实重要,但文化习俗也有很大的影响;体制需要文化基础,假如体制设计好了,但很多人按不良习俗行事,那么体制可能“法不犯众”、难以一时改变现状。

 

      例如,国家近年因为希望推动教育、科技方面的改革而开始了“2011计划”,明确要求以改革的模式带动学科之间的交叉、或单位之间合作、或教育与研究协同、或研究与产业协同。有些单位按此精神努力,有些单位可能搞拼盘而缺乏实质改革。当国家给予支持、提供改革的机遇时,需要单位也以此为契机用新的经费促进以点带面、渐进的改革,而不是把改革的机遇变成单位和个人不思进取、单纯获得福利的机会。需要上下同心协力时,如果很多单位或个人不以此作为改革的动力和机遇,就会给实现改革的初衷带来困难。文化和风气的变化对于体制改革很重要。

 

     “2011计划”分前沿、文化、行业、地区四类。2014年5月29日和30日作为评委参加了“地区类”的评审答辩会。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和单位做工作等中国目前文化习俗,评审的主持方用心良苦采取跨行的方式,被评审的有飞机、汽车、医药、农业等等。对很多专业的内容来说,这样的评审有问题之处,但如果全用本专业的人评审,主持方可能怕事先打招呼的人很多。可以看到主持方对我国文化现状的无奈,在一定文化背景中,单纯体制设计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2011计划各中心的评审有很多超出专业内容的方面、而前期评审(包括学校推荐)对专业力量应该也有过评估。跨行评审的好处包括委员会成员一般不担心意见外传被报复而敢说话。

 

      如果体制改了,而文化也跟上,都以公心,效果恐怕要好很多。

 

这里记录本人的提问,是在有体制的情况下对文化习俗改变的尝试,虽然是杯水车薪。

答辩方的答复由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公布,不应由评审者公开。

列出的问题都不涉及机密,主要是中心的结构和总体设计等。因为是讨论公事,一般略去了对方个人信息,但有些无法略去(比如项目C的提问若省略“手外科”和“中医慢性病”,就无法体会两者的明显的差别)。项目C、D、F是29日,M、N是30日。

 

2011计划还在初期阶段,希望刊出这些提问对以后申请单位稍有参考价值,抓住改革的核心,力争建立的结构有力地促进做事。

 

项目C时提问

您今天来竞争的是研究支持,是否应该只展示研究相关的力量?如果习近平访问贵单位的照片可以用来影响在座的委员会成员的决定,那您不妨请他直接批经费给你们,不用我们评审投票。

(这个问题多个单位都有)

 

项目D时提问

您的项目在人员组成方面比较特别:来竞争的其他团队一般都是专家,极少单位由校领导做项目主任的。而身为校长的您不仅自己做主任、请的首席科学家里面有个老院士也与您一样是西医手外科专业,而您主持的项目是慢性病的中医处理手段,您二位专长应该算西医急性病,领衔和参与中医和慢性病是否合适?

 

项目F时提问

您项目的专业领域相同于目前科技部部长,恐怕不少人认为万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史以来领导水平最差的科技部长。不过他经常谈自己的专业,而一般人不清楚他在专业方面的水平。不知道您能否比较说明贵团队与万钢团队的强弱和异同,为什么应该支持您的团队,而不是留有资源找机会支持他的团队。

(提此问题时头脑中浮现1950年代领导国家科委的聂荣臻,及1970年代以后的方毅、宋健、徐冠华)

 

项目M时提问

去年你们项目没有通过主要是大家觉得项目的组织没有体现改革,当时官春云、袁隆平两位有重要贡献的老先生好像既是理事会又是学术委员会成员、还是研究骨干,研究骨干还有几个学校的党委书记和校长,但很少年富力强的人,委员会认为官先生和袁先生最需要支持的是他们年富力强的时候,希望支持今天正在一线努力奋斗和成长的袁隆平们。

这次你们纠正了这个问题,选拔组织了一批年富力强的人组成梯队,解决了去年的主要问题。

如果今年通过了,希望你们考虑能否改一个小问题,选拔一位年富力强者代替官先生做主任。可能你们误认为院士很重要,其实委员会并不迷信院士,去年农业胜出的团队就不是院士领衔,大家觉得他们做的好,获得支持后会有很好的效果。大家还记得官先生去年答辩时要人帮翻PPT、帮记录提问,如果这样做主任恐怕开展工作可能效率不如年富力强者。

 

项目N时提问

去年你们没有通过有个很大的问题是大家觉得你没回答项目与地区的关系问题。地区类委员会注意这一问题。今天你们比较详细地解答了这一重要问题。

有两个小一点的问题,都与人员有关。

你们中心的两位副主任人选,其中海外引进的肖志成学术不够过硬,在新加坡、云南时都不怎么好,你不会是因为他发过Cell杂志的文章而无论质量就要?

你们中心学术委员会两位副主任人选强伯勤、程京,与脑疾病没有半点关系,你不会只要是院士就强拉他们进来吧?你们还要程京做转化方面,而大家知道他获得国家几亿经费做基因芯片,最后发明了什么可以成功占领多大市场的新的芯片技术?他的公司在芯片方面是否给本来应该是我国建立芯片公司竞争对象的美国公司如Affymetrix做技术服务?你们如果做转化是否有更好的人选?

                                                                                                                                           

(先刊于微信)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