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饶毅 | 太外公80年前的文章:“释诚”

饶毅 | 太外公80年前的文章:“释诚”

释 诚
周蔚生(性初)
 
民国三十年十二月《狂涛月刊(第三、四期合刊)》 第1-2页
印刷:南昌印记印刷厂
 
本校校训自民国十六年改组时,经校务会议,决定诚字,编入校歌,而以择善固执为致诚工夫,分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五目,为学者进修之途径,此其为说,本于中庸,南宋时朱子讲学鹿洞尝取为教规,今虽时代迁移,而诚之一字,以及择善固执之工夫,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之条目,固不因时代而稍失其效用也。
 
今为解释诚字之意义,节引中庸所言如下:
 
“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勿学,学之勿能勿措也,有勿问,问之勿知勿措也,有勿思,思之勿得勿措也,有勿辨,辨之勿明勿措也,有勿行,行之勿笃勿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何谓天道?自然是也。何谓人道?勉强是也。天不言而四时行百物生,为其自然也,圣人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动合自然,故惟圣人可以配天,自圣人以下,其知未能不思而得,其行未能不勉而中,因之而必须择善,因之而必须固执,择善云者,知之真,而不为疑似所惑之谓,固执云者,守之固,而不为物感所移之谓,如是然后可明善,然后可诚身,此乃尽力修为,由勉强以进自然,尽人道以合天道者。
 
何以能择善固执?则其间须有一段切实功夫,而其条目有五: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天下之事理无穷,非学不知,而学必博,然后闻见无遗,故择善之要目,第一在能博学之。
 
学之中有未知者,非问不详,而问必审,然后是非不惑,故择善之要目,第二在能审问之。
 
即所问之已明者,非思索不能亲切,而思必慎,然后切实不浮,故择善之要目,第三在能慎思之。
 
即思之已得者,非辨别不能穷微,而辨必明,然后精粗无间,故择善之要目,第四在能明辨之。
 
择善至此,既极其精矣,由是体诸日用之间,由内达外,举凡学问思辨之所得,一一皆求践其实,而不徒为虚见,故择善之最终要目,则在笃行之,亦即所言固执之意。
 
学、问、思、辨、行,五条目之疏解,大略如此,中庸更进而示学者以致力之方法,谓学者苟依次条目,实用其功,首先须自己打定主意,遇事勿学则已,学则一理未能体备不止,勿问则已,问则一事未能理会不止,勿思则已,思则一节未能贯通不止,勿辨则已,辨则一端未能剖晰不止,及其验诸当身,勿行则已,行则一事未能践履笃实,底于有成不止,他人以一而能,自己宁加百倍之功,他人以十而能,自己宁加千倍之功,果能如此不息不懈,愚昧者自将贯通而日进于明,柔弱者自将刚毅而日进于强,故为学须先立志。
 
中庸此节所言,原极明显,无俟烦言可解,惟书中言诚字之本义,但以天道二字状之,似觉近于笼统,每使读者忽略过去,不知究作如何解释,其实吾人平常释诚字为诚一,或诚实,或诚恳等等,均粗疏而不无缺漏,远不如以天道二字状之,既具体而复周遍,今为比照如下:
 
天道健行不息,不息之谓诚。
天道终始不贰,不贰之谓诚。
天道覆遍无私,无私之谓诚。
天道真实无妄,无妄之谓诚。
 
天道之内涵,自然不止此数义。即诚之内涵,亦不止此数义,但即此数义,固已能见天道之精微,能识诚字之奥蕴,吾人苟不息不贰,以之治学,何学不成;以之治事,何事不举;苟无私无妄,以之处人,何人不服,以之处天下国家,何人不被其化;中庸有一节言诚字之效验最好,录之以作本文结论:
 
“唯天下至诚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与天地参矣。”
 
—————————————————————
 
太外公当时为江西省赣县中学校长。家里传说他是被蒋经国撤职,从后者在赣南工作年代来看并非完全不可能。
 
他于1904年至1909年在京师大学堂念师范生(京师大学堂共有两届师范生,他于1897年中举人而因此被选入京师大学堂)。
 
(我获“北京大学十佳教师”碰巧与他毕业距一百年)。
 
京师大学堂1906年的同学录:
上记载其家庭信息:
他与生物学家秉志同学。购得一本有他们两人文章的书:
今天的赣州中学仍然有以他命名的楼
性初斋
 
他的弟弟于1910年入京师大学堂预科、后继续法学本科(1913,北京大学),1917年为北京大学第一届研究生(当时称“大学院生)。
 
这是兄弟俩同时出现在1946年“国立北京大学历届同学录:
太外公的弟弟成绩单很全,从北大档案馆的拍的照片:
百年前的太外公及其弟弟不一定预计到曾外孙会查档案。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