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饶毅:幸福的科学家

饶毅:幸福的科学家

五谷不分的科学家不少,他们一般也四体不勤。
 
但四体显然不适用于度量科学家。
 
真正的科学家脑勤:一般都比较用功。
 
用功自然需要时间,与家庭的需要有不可避免的冲突。
 
如果把科学作为饭碗,那研究需费时间是为家庭,时间长会认为情有可原,据传极致的是日本有些妻子认为丈夫上班时间短是不争气,逼丈夫多上班。
 
如果现代家庭强调在一起为幸福,那么工作时间算对家庭是正贡献、还是负贡献,恐怕不会有绝对答案,而是人人可以有不同观点。预期要求对方按自己的观点,不如每个人找的配偶对此看法一致,这种一致不仅是原则上,可能还要具体到每天多少小时算能接受的时间。
 
话说德国科学家Wilhelm Feldberg (1900-1993),生于富贵之家,不用愁吃穿,他和妹妹都不考虑事业是否影响自己的生活,妹妹做了艺术家,他做了科学家,而且不要工资,娶的妻子是艺术史家的女儿Katherine Scheffler。
可惜好景不长。希特勒上台后,1933年研究所解雇了犹太人Feldberg--哦--还不能算解雇,他本来就不领工资,研究所只是要他别来研究所做实验了。
 
Feldberg申请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用于救助德国犹太科学家的经费时,基金会驻柏林代表说:“既然你没有失去工资收入,就不符合我们资助的条件;而且你要知道很多重要的科学家需要这经费,年轻人你恐怕就....不过慢点,你啥名? Feldberg?哦,英国著名药理学家Henry Dale打过招呼了,如果Feldberg被开除欢迎去他实验室--小伙子你走运了,去吧,我们资助”。
 
年轻人事业需要有人支持。Feldberg家富裕时娶的非犹太妻子是否还与他真恩爱?
 
Feldberg去英国后,她后来也带孩子去。希特勒规定犹太人的家产不能带出德国,那时Feldberg的职位类似现在的博士后,即使有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支持,两夫妇带孩子在英国的经济状况大不如以前他们在德国曾经习惯的富家子生活。
 
Feldberg夫妇恩爱如初。
 
每天早上妻子送先生去研究所,晚上随便他何时做完实验回家,先打个电话,她到半路来接(住家离实验室只有十分钟)。
 
有一次,他们两人在鱼市流连忘返,可惜囊中羞涩。正好Dale夫人路过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以前Feldberg先生实验做得好时,妻子会给全家吃龙虾。Dale夫人告诉Dale先生(1932年册封的亨利爵士)后,爵士说以后实验做得好就到我家来吃龙虾餐。
 
此后Dale会问Feldberg:今天做了龙虾实验吗?
 
爵士已数年不关心实验室了,Feldberg来后,他对实验室重新燃起热心。
1933年至1936年,Feldberg三年内发表25篇论文,他从德国带到英国的技术对证明乙酰胆碱是神经递质起了重要作用。他后来去过澳大利亚几年,回英国后一直到去世,没再回德国工作。
 
Henry H Dale (1875-1968)长期研究乙酰胆碱,获1936年诺贝尔奖。
 
(故事是1930年代的科学家,当然不能简单对比今天)
 
参考:
 
Valenstein E (2005)The War on the Soups and the Sparks.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Hodgkin AL, Huxley AF, Feldberg W, Rushton WAH, Gregory RA, McCance RA (1977) The Pursuit of Nature--informal essays on the history of physiolog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初稿于2014年
 
Feldberg的研究见《生物学概念与途径》第八章节选:
 
1917年,德国的Hermann Fühner (1871-1944)发现:虽然水蛭的背肌对乙酰胆碱不敏感,但加了依色林后,它对乙酰胆碱的反应增加百万倍。Fühner以此作为检测微量依色林的方法(Fühner,1917,1918;Feldberg,1976)。犹太科学家Wilhelm Feldberg (1900-1993)还在德国时意识到可以用它检测乙酰胆碱。他建议一位德国科学家做了实验,发现确实能够用于检测乙酰胆碱(Minz,1932a,1932b;Feldberg,1976)。Feldberg再与当时在柏林大学工作的Otto Krayer(1899-1982)合作,用水蛭背肌的方法发现刺激含支配血管副交感神经的舌神经时,可检测到乙酰胆碱样物质,刺激支配狗或猫心脏的迷走神经后,可检测到冠状静脉血含乙酰胆碱样物质(Feldberg and Krayer,1933;Feldberg,1976)。
 
Feldberg被迫离开德国后,应邀加入国家医学研究所Dale课题组,从1933年至1936年,他与Dale、John Gaddum(1900-1965)等在《生理学杂志》发表了24篇论文,用依色林化的水蛭背肌为主要方法,检测体内的乙酰胆碱。他们用多种方法支持交感神经节如猫的颈上神经节(superior cervical ganglion,SCG)释放的是乙酰胆碱(Feldberg and Gaddum,1934;Brown and Feldberg,1936)。他们观察到,刺激SCG后获得的灌流液,与乙酰胆碱一样:收缩依色林化的水蛭背肌;收缩依色林化的蛙的腹直肌;降低猫的血压,这一作用可被阿托品所阻断;减少兔耳脉搏,可被阿托品阻断;减慢蛙的心率,也可被阿托品所阻断(Feldberg and Gaddum,1934)。他们还发现刺激支配骨骼肌的运动神经时,可检测到乙酰胆碱,而去神经支配后,直接刺激肌肉不能检测到乙酰胆碱,从而证明是运动神经而非肌肉释放乙酰胆碱(Dale,Feldberg,Vogt,1936)。至此,他们全部证明了Elliot提出的运动神经末梢与自主神经节的生物化学性质类似(Elliot,1905):皆乙酰胆碱。
 
中枢是否也有乙酰胆碱?脑内乙酰胆碱也被检测到(Quastel, Tennenbaum and Wheatley,1936;Stedman and Stedman,1937;MacIntosh and Oborin,1953)。不过中枢还有其他递质,乙酰胆碱作用的相对重要性在中枢不如在外周那么大。
 
Dale提出,可按所含神经递质分类神经纤维:自主神经系统的神经节前纤维都是“胆碱能”(cholinergic),副交感神经节后纤维和运动神经纤维也是胆碱能,而交感神经节后纤维一般是肾上腺素能(adrenergic)(例外:支配汗腺的交感神经是胆碱能)(Dale,1933)。
 
PPT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