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饶毅:科学的光艳与内涵?

饶毅:科学的光艳与内涵?

 
 
4月里的深圳举办了生物相分离和相变学术研讨会,作为一个生命科学界的新兴话题,国内有600多人参加,从组织者来看是好事,旁观者可能会“吓趴”了。考虑到还有很多这方面人没来开会,估计国内已是人满为患了。虽然相分离和相变正红火,其实争议也不小,有好些著名科学家对此不以为然,觉得一拥而上之下,很多的数据或者解释不够扎实,推得太猛太快可能有问题,潮水退后有多少人会“裸奔”?这种热门历史上从来都有,当年早期的p53抑肿瘤基因研究,基因芯片浪潮,最近的肠道菌群和SARS2,科研一求快就糟糕,quick and dirty,虽然火,有时更像火中取栗。前一阵中科院神经所的一个新星成了彗星,化作洋灰,文章倒抢先发了Cell,之后被发现漏洞百出,现在可能追悔莫及。希望相分离和相变能站稳。
 
科学热点的追逐背后,更多体现的是科学的品味与境界。挑选及评价人才是普遍的难题,在世界不少地方还是很/过分看重文章的档次和光艳,偏重于风口浪尖的“高手”,至于他们达到这种高度是有多少凭实力的必然性,还是更多撞运气的偶然性?却不去/能判断,而后压错了宝?即使是驾驭风浪的实力高手,在众人中脱颖而出,人挤人的场面真得很爽吗?真正的顶级高手,不光能驾驭风浪,重要的是会“兴风作浪”!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选择有趣的重要的难题,实现“从零到一”的突破。
 
当然兴风作浪的顶级高手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风险极大,搞不好就“死无葬身之地”。有大隅良典那样的,细胞自噬的第一人,用一个简单的酵母菌开启了细胞生物学的新篇章而得到诺贝尔。也有Douglas Prasher那样的,克隆出了发荧光的GFP,唾手可得的诺贝尔,“拱手让人“。比较现实的实验室是两手一起抓,既接地气追热点,也做冷门兴趣。
 
热点的追逐在中国,因为有那些“及时”出现的各种科技项目指南,更成风气和问题。科学的原创突破,历史上更多的是靠“放养”科学家去自由探索。在科技领先的美国,其政府和私人基金都极为重点强调individual investigator grant。如何挑选出好的科学家来“放养”?看光艳的外表,还是其人的内涵?理论上大家都知道是后者,实际上前者摸得见看得着而更受欢迎。虽然很多单位有套选才的程序,执行起来却常以一个秘书就能搞定的方式,简单粗暴的数文章,算影响因子,这样看走眼的可能极大,“低风险”常伴随“低回报”。因为不少年轻人的成绩和原来大实验室的环境有关,独立后未必能保持较高的水平。
 
虽然人人会说崇拜原创拓荒人,但现实中大家往往时时顶礼膜拜的更多是光艳科学家。平常的人才挑选及各级奖励体制也多如此,虽然一方面号召大家要耐得住寂寞,行动上却鼓励追热点奖光艳,反起到挤压原创的空间。
 
挑选及评价人才,在世界不少地方,即使是科学家主导的研究单位,也往往是个大问题,没有一个固定的公式可以套。要挑有内涵的,伯乐自己就要有内涵!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