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饶毅 > 饶毅:检验全麻药物对脑的影响

饶毅:检验全麻药物对脑的影响

全麻醒过来,回病房一个小时多一点。
儿子在术前术后给读Jim Watson的《双螺旋》自传。
 
用的是这版:
正好读到一个好玩的故事,以前读了没有记住,大意是:
 
沃森刚去位于剑桥的卡文迪许实验室不久,实验室主任Lawrence Bragg爵士(1890-1971)正对Francis Crick(克里克,1916-2004)大为光火。
术前读到“laughter”
 
术后“his concern...”
 
我给儿子解释:Lawrence Bragg(小布拉格)长期是最年轻的诺贝尔奖得主,其布拉格定律是X 衍射确定分子结构的理论基础。
小布拉格独立研究并提出布拉格定律之后,父亲(老布拉格)再加入合作,两人于1915年获诺奖。但一直被误认为儿子搭老子的车才成为最年轻的得主,其实是老子搭儿子的车。布拉格方程是Bragg‘s law,不是Braggs‘ law。
 
克里克非常聪明,沃森在我家说克里克比自己高出一个数量级。
 
但在1951年,克里克35岁还不是博士,又经常尖声叫自己有什么好主意,惹人瞩目。有些人讨厌他。
克里克还不止一次说小布拉格偷了自己的想法。
 
25岁就得诺奖的人,61岁时,被35岁还没获博士的、自己下级的“咋咋唬唬”的学生指控偷想法,实在气不过,按沃森书里讲小布拉格准备把克里克怎么开了。
 
聪明透顶的克里克,年轻时常常不受待见。
 
好玩。
 
(小布拉格的年龄记录最近被获和平奖的女孩破了)
 
明天看,如果今天有麻醉剂指挥的脑写错了,就让小编明天删了。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