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4月08日 08:57

无价的人生 未竟的事业

前文所述上海第一医学院张昌绍教授逝世于1967年12月20日。

被文革夺去了生命的学者还有很多,如:

1966年8月24日:作家老舍;

1966年8月24日:武汉大学哲学教授李达;

1966年8月25日:北京大学英语教授俞大絪;

1966年9月3日:翻译家兼作家傅雷与夫人朱梅馥;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9日 09:28

传承:张昌绍的科学背景和人才培养

1906年,张昌绍出生于江苏嘉定的小学老师家庭。

14岁小学毕业后,他在医院做学徒,期间自学中学课程,考入江苏医科大学,被发现无高中学历而退学补读一年后重入。在江苏医大期间,他曾参加共青团,1927年的“四一二”以后脱离学生运动(史伊凡,1983)。

1928年江苏医大并入南京第四中央大学医学院预科,以后独立成为上海医学院,院长颜福庆原在外国人成立和主持的湘雅和协和工作多年,他决心办好中国人的医学院。1934年毕业的张昌绍是上医的早期学生。他留校在药理系跟朱恒璧教授开始做研究。1937年,北平研究院与中法大学药学研究所的赵承嘏、国立上海医学院药理学系的朱恒璧......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8日 10:53

可歌的研究 可泣的人生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我国对药品有很大的需求。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国极少研发出可以占领市场份额的原创性化学药物,到今天仍以仿制药为主,有些重要疾病还依赖进口药品。

我国经济发展迅速,各行各业希望有更多自主知识产权,以利我国全面健康长期发展。在新药研发方面,国家近年投入大量经费,既为人民需求、也为经济发展。因此,了解我国近代药物研发历史不无裨益。
在抗疟药物研究过程中,中美有过不同形式和程度的竞争。二战期间盟国为打破日本对金鸡纳的控制,积极寻找抗疟新药,条件好的美国至少有两大药厂和加州理工学院参与,结果在重庆的中国科学家领先抗疟药研究、并促进了美国的抗疟药研发......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6日 15:21

认识自己的缺点

人人都有优点和缺陷,但不一定都能认识到自己的优缺点。

不能意识到自己的缺点是常态。认识自己缺陷深刻到可以推动人类知识,需要才能。英国科学家道尔顿具有这样的才能。

John Dalton(1766-1844)研究集中于化学和物理,特别以其对原子论的贡献著称。因为用他的名字作为分子量的单位使现在化学和生物的学生天天念叨他。

道尔顿对人类认识色盲也有贡献。

感觉是非常个体化的体验,不同人之间较难比较。比如,痛觉只有个人自我报告,无法客观测量,所以有些孩子逃课说是肚子疼,大人并不能测定。

视觉也曾与痛觉一般模糊。你和我感觉到的颜色,怎么知道是否一样?但是,如果永远停......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4日 09:26

中文一个“色”字,有多种意思。英文的“color”,有多学科的解读。

从物理学角度,大家熟知牛顿(1642-1727)于1672年用三棱镜实验研究颜色的光学特征。从生物学角度,色觉是神经系统对外界的反应,大家不一定知道牛顿曾于1704年提出人如何感知颜色的想法:光振荡以不同比例作用于视神经,传入大脑而导致人对色的感觉不同。可以说,牛顿在感觉神经生物学方面有先驱的想法。
眼睛是人类观察世界的重要器官,而科学家对眼睛的研究也是人类理解自身的渠道之一。科学家们研究眼睛,以期理解视觉、感觉,甚至人类的大脑。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7日 09:08

“老海归”问“次老海归”:经费怎么回事?

我国科技管理体系中,规范“利益冲突”的“回避”制度不够健全、执行更不力,这是众所周知的。
 
不过,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陈良尧教授提出的问题,(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96-665191.html),恐怕在中国也不是特别多见:国家科技部主管基础研究经费(包括973的)的司长,曾经同时多年兼任受其拨款单位(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其研究工作发表论文,论文致谢多项国家研究经费,包括基础司主管的几项973经费。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9日 09:09

中国的学术评价亟待改进

中国的学术评价亟待改进
----个例反映重要的普遍问题及其解决办法

中国不是现代科学的发源地,评价科学工作也非中国熟练的长项。

在科学奖励和荣誉方面,我国出现比较奇怪的现象。比较国际上,我国科学成就不如美国,奖项却多于美国。比较国内情况,我国重要的科学工作被忽略、原创性学者被埋没,体制性问题导致一些人常被要求评价超出其理解能力的工作。

这些现象并非简单的历史问题,而可以影响年轻人的走向。在我国有越来越多重要科学工作的情况下,以幼稚的方法评判重要的工作可能带来超出个人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7日 10:04

求同存异建设良性学术讨论的文化

 
我国学术界很少公开学术讨论,各种学术会议、学术活动也常因此而流于形式,甚至成为不良习俗的场合。
2012年7月2日,我和清华大学的刘国松教授曾在《人民日报》发表“我们亟需正常的学术批评”一文,全文也在科学网博客刊出(“中国社会和学术界:公开批评过少,私下谩骂过多”,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588126.html)。
我也曾于2012年11月19日在科学网博客登出“科学的争论”一文,依据文献介绍我在国外直接参与的一次学术争论(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6日 09:33

学术研究的境界

学术研究有境界,学术贡献有大小。
 
高可以到,一个人不做某项工作,某个领域就不能诞生,某个问题就不能解决;
 
一个人不做某项工作,领域的诞生延迟、问题的解决延迟;
 
在一个领域已经建立、问题已经解决后,再反观已有的所有研究,去除某人的工作,这个领域出现一段空缺;
 
......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1日 09:10

张亭栋等砒霜治疗白血病的部分论文 Papers by T Zhang et al

Papers by Dr. Tingdong Zhang and colleagues o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 (APL) by arsenic trioxide

张亭栋等研究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部分论文

Treatment of 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 (APL) has been significantly improved through the introduction of cytarabine by Ellison et al. in 1968, daunorubicin by Boiron et al. in 1969, arsenic trioxide by Zhang et al. in 1973 and all-trans retinoic acid by Huang et al. in 1987.

Least known among these is the pioneering......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30日 09:30

对过去不能数典忘祖、对现在不宜编造事实

外国人的错误不能掩盖中国人的错误


中国崇洋媚外可能还没绝迹,而中国人的错误让外国人承担,可能也不新鲜。
不过,有些特殊情况却有点奇怪。
中医研究院研究中药的研究员李连达、与他的同事李贻奎副研究员,于2013年1月7日发表博文谈中国发现砒霜治疗白血病(《中国人的骄傲》(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5370-650492.html。
与李连达是中药研究专家不同,我从来没有研究过中药,但我正好在2011年阅读过砒霜治疗白血病的中文文献,并与黎润红、张大庆写过文章(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478156.html),其中陈述很多事实。所以,我很奇怪李连达等谈到骄傲的时候只提做过......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4日 12:00

观点、事实与姿态

再答李连达李贻奎老师

过去一百年来,中药在世界上(而不仅是中国)起了最大作用三个应该是:陈克恢的麻黄素研究,屠呦呦与523的同事发现青蒿素、张亭栋发现砒霜治疗白血病。

如果说张亭栋在砒霜的化学成分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起了最大作用,观点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人、或在事实面前改变观点的人都不会有异议。

观点和事实

中药研究院研究中药的李连达研究员和李贻奎副研究员,一再发文不同意我总结张亭栋工作的意义。

在他们最近的一篇文章“重读48年前文章的体会”中,两位李老师介绍1960年代周蔼祥和颜德磬用含雄黄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8日 08:57

科学人才计划的常规作用:国际经验和中国历程

在不同历史时期,根据我国的需求和能力,设立了多个人才为本的计划,特别是集中在自然科学、工程以及部分人文和社会科学。如1990年代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建立的“杰出青年基金”、教育部的“长江学者”、科学院的“百人计划”,近年全国性的“千人计划”、“万人计划”。

这些计划产生有我国特殊历史时期的原因,但也并非皆临时对策。了解国际经验有助于理解人才计划的阶段性和常规化。

以自然科学,特别是生命科学为例,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和欧洲都有长期有效实施的常规人才计划。中国的计划虽有应对当时国情的原因,但调整改进后会常规化。

中国人才计划起源最初选......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0日 09:05

学风和文字的补课:与李连达和李贻奎老师互勉

拙作“医药界是否应该为‘中国人的骄傲’而脸红”,对中医研究院研究员李连达、助理研究员李贻奎的文章提出商榷(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650567.html)。
 
文章所指“脸红”事由“为什么中国的医药界、中医药界,一方面自豪中国人发现砒霜治疗白血病,另一方面却集体健忘仍然健在、但已过八十高龄的发现者? 令人好奇:对于埋没张亭栋,有人脸红吗?”。
 
两位李老师回应:“答饶毅教授”(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5370......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08:25

医药界是否该为“中国人的骄傲”而脸红?

研究中药的中医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发表文章,谈砒霜治疗白血病是中国人的骄傲(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5370-650492.html)

李连达的文章写道:“砒霜制剂治疗白血病问题,早在两千年前我国已经对砒霜的药用价值及毒性有一定认识,在古人经验基础上,近代科学家又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发现砒霜(三氧化二砷)及青黛、雄黄(二氧化二砷)组成的“青黄散”可以治疗白血病,其后进一步将砒霜精制成三氧化二砷制剂,又经一系列制剂学、药理毒理学及大量临床试验,证实对白血病确实有疗效,陈竺院士及其夫人等专家对其作用机制作了高水平的研究并有重大发现,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公认,使这个药在世......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31日 08:50

美哉基因

 
1) ET

 
 
 
原位杂交显示表达在爪蛙早期胚胎眼睛的转录因子ET之mRNA(当时命名为ET因为它含T box,而表达在眼睛)。该图片发表于Li HS, Tierney C, Wen L, Wu JY and Rao Y(1997)Development 124:603-615。
在不同时间ET表达的模式提示:在最早期,两个眼睛起源于同一个形态发生场,以后分开的原因是两眼中间部位失去成为眼睛的潜能、变成其他结构。这一分离发生在外胚层,需要中......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01:01

触目惊心的海不归

2012年,中国科学院出版了专辑《牛满江与中国科学院》,有老科学家给了我一份。

牛满江是1970年代中国最著名的生物学家,他在美国有工作期间没有全时回国工作,不过在当时对中国生物学界影响很大。

专辑内容包括:牛满江与中国科学院纪事、美国生物学家批评中国科学家的工作、戴维森教授评牛满江的工作、对牛满江先生的工作的一点看法、邹承鲁谈学术腐败(摘录)、xxxxx访谈录、xxxxx谈牛满江等(xxx为我的删节)。

我2007年写过有关文字,不过还是不知道专辑的很多内容,所以其他知道的人可能也不多。

需要说明,我认为方毅等在很多其他事情......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1日 09:30

不知中国汽车百年能否遍布日本

谈中国复兴,不可避免与其他国家的比较。

只从科学方面谈的文章为:“知耻而后勇:中国科学百年能否赶上日本?”(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639688.html )

谈科学,不是说科学就是中国复兴最重要的,谈诺贝尔奖更只是一个侧面。

不过本人不懂技术、不懂产业,乐观其他人更好的文章讨论它们。

出门看到的汽车,日本产遍布全中国大街小巷。

如果2049年,中国产出的汽车占日本汽车的市场率,等于2012年日本汽车占中国的市场率,那时行将就木的老饶可能要半夜笑醒过来。

不过,现在的我,很担心2049年中国车占日本市场仍然很小。

我不懂中日汽车产业,只能看到现象,对......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0日 08:56

知耻而后勇:中国科学百年能否赶上日本?

中国明确提出到2049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达到这一目标无疑要有信心、有热情、有努力,但也需保持清醒的头脑,认识中国在世界的实际状况,看到困难和挑战。

在2049的宏伟目标中,最有公认标准的无疑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程度。本文从科学方面提供基本资料,显示我国的科学远未到高枕无忧的地步,今后的发展道路不会是一帆风顺、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此冷酷的现实面前,我国应该长期努力创业、而不能过早养成守成心态,需要不断创新、而非消耗。

在我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后,出现对日本普遍的低估可能并非慎重。事实上,从科学技术来看,我国科......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4日 09:07

奇树璀璨知谁栽

学术和研究机构的重要工作之一是“栽树”。

2012年11月3日上午去世的顾孝诚老师,为北大生命科学栽了好几棵,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其中多在条件艰苦的情况下努力而成、迄今仍在起良好的作用。

1930年出生的顾老师,从1940年代末起到北大生物系学习、工作了六十多年。1970年代,她曾参加分析胰岛素晶体结构的工作。现在用计算机做的工作,她们那时用计算尺做。英国1964年诺贝尔奖获得者Dorothy Hodgkin的传记中,有一张Hodgkin于1977年来访北京时与北京胰岛素结晶的研究人员的合影,有顾老师还正当年的身影。书中还记载了对顾老师的访谈(342-344页,346页),虽然作者误将顾老师的单位列为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