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12月31日 16:12

中国是否有scholarship?

不久前,一位朋友谈到自己尊重的美国教授,说他们现在的研究虽然不像以前一样活跃,但坚持做很有scholarship的工作。  我不清楚怎么翻译scholarship。  可能不只一两个人担心中国的scholarship不够,不仅国内的不够,海外华人科学家中可能也是弱项。  做科学的人,有时可以出现一种情况:研究工作做的很好,但仍然缺乏scholarship。  所以,当我昨天早上读到河南新乡刘用生老师于2008年在英国剑桥哲学会刊物《生物评论》用英文发表的文章时,非常高兴,马上转给了我的朋友:我们中国河 南科技学院就有scholarship。  刘老师不仅是中国培养的,而且并无博士学位。但他是很好的学者。  刘用生的文章是讨论达尔文的泛生论。这方面我也写过,但刘老......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1:17

向日葵和太阳-是预计 非追从

众所周之,向日葵有趋阳性。  一般以为向日葵是跟着太阳走。  生物学研究发现,向日葵趋阳性有昼夜节律。  特别有趣的是,在日出前,向日葵已经向着东方,预计日出方位。  这是生物钟的一个很好例子:不是外界环境决定钟,而是生物有内在的节律。  而内在机理是长期进化产生的,适合发展规律的。  有录像为证:特别注意最后一部分,在阳光之前,向日葵已经朝向东方(右边)  录像下载 录像来源:  http://plantsinmotion.bio.indiana.edu/plantmotion/movements/tropism/tropisms.html  感谢张尔全博士,在讨论“生物钟”教学和科研过程中提供的信息。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2日 11:16

在《科学》上为中国说话的美国人

最近,在《科学》上的两篇文章,一篇是中国的自我批评,一篇是美国人为中国说话。

两者相辅相成,说明中国的自省,而美国人也不是一味不讲道理地贬低中国。

自省和自信

曾几何时,国内强调不能在外国人面前说自己不好。现在,虽然不这样强调,但也未完全绝迹。

比如,2010年9月3日,施一公和我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其中说了我国科学经费分配在体制和文化上的问题。在获得普遍的认同中,还有一种意见,说这是家丑外扬、甚至指责说是挟洋自重。

有这种观点可能是其他原因,也可能是自卑感没有消除,因为觉得外国人不一样,和他们说话就是求他们。

我们写文章的时候,和这些无关,我们在外国人面......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16:54

973总体顾问组作用可以加强:专家和行政相互制衡

科技部973计划,在顶层有总体专家顾问组,其成员有一部分确实是中国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不仅专业杰出,而且有公心。他们常常还退休了,可以脱离部门和单位利益为国家考虑。

他们目前的作用有限,应该加强。

加强有两个方面,一是其他部委,如我所知与生命科学相关的农业部和卫生部,这些部委管理科学经费都不如科技部,他们应该引进和建立类似科技部总体顾问组的咨询机构;二是在科技部内,总体顾问组的作用可以加强。

在科技部内部,总体专家顾问组不仅应该指导和监督973,也应该考虑相应地监督和指导863。目前,973比863做的好。

专家顾问组目前对于973的作用有限,最大的权力在于司局级层面对接的专家组。有时候,顾......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16:53

制度设计错误,自律无济于事:科学经费大项目指南是怎么立项的?

制度和自律,相辅相成。但是如果毫无自律,制度作用很小,而有些制度,无论如何自律,都无济于事。 本文以科学大项目的经费指南制定过程,说明自律为什么不能纠正制度的错误,只有改变才能起作用。

科学经费大项目,是指经费上千万以上的项目,这些不一定是大科学,大科学是指需要很多人协同参与的项目,如曼哈顿工程、基因组计划。国内较多的科学大项目,如几个部委主持的大项目,以常规小科学为主,并非大科学。

目前有些部门(特别是自然科学基金委以外的、不仅一个部门),在现行体制下,制定大项目的指南是否有较好的途径、有合理的讨论、有公平的竞争,从而使反映国家需求和科学优劣的项目得以立项?

分析立项过程可以......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0:21

中国科学经费管理改革有无稳妥、共识、可行的办法?

是否需要改革,比较合适公开讨论。

而如何改革,首先的前提是主管部门同意要积极改革;其次,不一定很适合公开讨论,因为大家意见难以一模一样。国际上,一般也是内部讨论为 主。在讨论中,如果某一意见被公开,也许获得更多舆论支持,却不很公平,因为有时不能获得立即舆论支持的意见,也可能有道理。对于不公开 但是有道理的其他意见来说,一种意见公开带来支持的做法可能不公平,需要特别慎重。

本文仅讨论一个共识应该较多的改革步骤。

对于中国科学经费管理的问题,有意见的人很多,恐怕是不争的事实。

有些人认为体制没有问题,而问题都来源于中国科学工作者水平低、或中国文化积习难改、或社会风气。其实,国家自......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8日 11:49

对《蒲慕明:中国科学“病”在何处?》一文的回应

施一公 饶毅       

关于中国科技界的评论文章,我们写过多次,发表在《人民日报》等国内主要刊物。自从我们在《科学》发表《中国的研究文化》一文后,引起的多方面反响出乎意料。其内容并不新颖,为参与中国科学的人所熟知。该文引起如此反响,说明相关部门和科研人员都关注科学体制和文化的问题。关注是改善的前提,对此我们非常高兴。在公开讨论的过程中,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以促进中国的科技发展为根本出发点,出现不同的声音更表明这是一种健康的、多元化的讨论,更有利于中国科技界的健康发展。

蒲慕明先生在《科学新闻》访谈中提到我们的文章。对于我们在社论中描述的问题是否“夸大失实、耸人听闻”,中国的科研人......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6日 17:34

海外华人是否支持回国者-你们承载着我们的梦想

我们从海外回国后,工作得到国内外很多人的支持,也有少数反对。  

近日收到两封来自海外的电子邮件,反映了海外华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一封信祝愿我们在中国工作开展顺利,愿意多方帮助我们,其中一句话很感人:你们也承载着我们的梦想(you are carrying our dreams too)。  

我只和来信者见过一次面。所以,我相信,他不是针对我个人, 而更是表达他对中国的情怀和理念:在他和夫人目前不能全时回国的时候,愿意通过多种其他方式,包括支持回国的人,希望为中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多数海外华人,虽然不会以承载梦想来期待回国的人,但一般都默默希望我们工作顺利,而不会为先回国者制造麻烦。还有一些人......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5日 14:34

一意孤行的伯乐

一意孤行的伯乐

西谚云:有才方识天才,庸才仅见自己 (talent recognizes genius, mediocrity recognizes only itself)。

多一些慧眼识英才的伯乐,可以使更多有特长和潜质的青年获得成长的条件,得到发挥的机会。也激励更多老师和资源掌握者做好的伯乐。

这里讲一个幕后英雄的故事,由于他有才、识才、惜才、爱才,使划时代的科学发现成为可能: 

他不是科学家,却能抓住关键的科学问题;

他不在学术界,却能判断雇员的智力水平;

他不顾他人评价不同,坚决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不顾自己资源有限,长期支持一人的研究。

没有他,很可能就没有作为科学家的孟德尔,也就不可能......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9日 13:14

孤独的天才

孤独的天才

为坚持智力追求,不惜放弃其天伦之乐;

在学术群体外围,做出科学的核心发现;

用数学分析生物,成功地进行学科交叉;

十年一系列实验,一篇论文开创新学科。

他孤立于当时的科学界,做出奠基性突破却终生未被学界承认;他的工作几十年后尚不为同一学科第二重要的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所理解;他发现的貌似简单的理论,即使在今天多数学过的人,都没意识到其智力高度;他不是为利益做研究的纯粹科学家,身后却被疑造假,再遭遇不公。

这位孤独的天才,就是自称为“实验物理学教师”的遗传学之父:孟德尔(Johann Gregor Mendel,1822-1884)。

我认为,生物学有两座智力高峰:第一次是1854年至1866年孟德尔......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1日 11:25

伟大科学家的重要错误-达尔文的遗传学

达尔文进化论的精髓,广为证明。不断出现的反对,从来没有撼动其根本。

但是,达尔文提出对遗传的想法,却有问题。

科学文献讨论,常规自然是最新文献。

但是,读史有些时候也可以有好玩、甚至有意义体会。

我想在今天组会简介达尔文对遗传的想法。

达尔文1868年在《家养动植物变异》一书讨论“泛生假说”(Hypothesis of Pangenesis)的一章。起因是我近年上《生物学思想和概念》课程时,和本科生一道读孟德尔1866年的遗传学论文。有趣的是,达尔文不仅做过类似实验,而且还脱离实验,提出过遗传理论,就是“泛生假设”。比较达尔文和孟德尔的文章,可以有多种讨论,特别是不同的科学思维方法。其中,有些问题并......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6日 13:45

孟德尔和达尔文

不同的人,根据自己的情况,以自己的特色,能做出内容不同、但都有意义的重要工作。

孟德尔(1822-1884)和达尔文(1809-1882)几乎处于同时代。他们有很多不同,也有相同:以其长期的钻研,做出杰出的发现,成为不仅十九世纪、而且 是迄今以来最伟大的生物学家。

他们都不是以科学研究为饭碗,而是自己有兴趣,有强烈的喜好,才能持之以恒。

虽然他们都不以科学为职业,但都有必要的正规科学训练,在科学共同体的规则中进行科学研究,没 有违反科学规律,即使提出革命性的新思想,也仍达到科学所要求的标准。所以,都不是所谓“民间科学家”。

两人的科学成就,运气的比重很低。虽然说,孟德尔选的豌豆正好是二倍体,而......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1日 17:06

中国河南新乡医学院教授对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研究员-河南新乡胜

中国科学研究水平还不如美国,不是新闻。

而中国科研水平提高,有时出乎意外。

2010年9月,《自然-遗传》杂志,发表两篇论文,都是研究食道癌的罹患基因。

一篇负责作者是王立东,另一篇负责作者是美国权威研究机构(国立健康研究院)的Abnet。

前者是中国一般院校(河南新乡医学院癌症研究中心)的教授,后者是美国权威研究机构(国立健康研究院)的研究员。

王立东和安徽医学院等组织中国很多单位合作 收集病人,发现两个基因的变化(PLCE1和C20orf54)与食管癌罹患相关,Abnet等发现PLCE1与食管癌相关。两篇文章都是用最新的人类遗 传学全基因组扫描。王立东等论文数据多于Abnet等。

两篇论文对食管癌研......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9日 16:03

猪会骗猪 鸟能唬鸟

以猪作笨的标准,恐怕冤枉了猪。

视鸟为羞的成见,也许歪曲了鸟。

骗人和唬人,是很高级的行为,绝大多数动物不会。

这些行为需要动物不仅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能够判断其他动物的想法和意图,然后还要采取行动。

知彼知己,是很高级的认知水平。人的心理学有较多研究,而动物的神经生物学,研究还不多。

最近有些研究提示,猪和鸟可能懂得骗和唬,如果这样,那么也许它们脑袋有些部分是很厉害的。

不可低估猪脑袋

英国St Andrews大学的Byrne和Bristol大学的Held今年9月28日在《当代生物学》杂志介绍猪的认知能力。猪是社会性动物,在野外生活时,一般家庭的组成是一只公猪、几只母猪及后代,它们......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5日 16:10

广告-人生自古谁不被委屈

重组DNA技术,举世公认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学发明之一。

它将分子生物学的科学革命,推广到生物技术革命。

它极大地推动了基因克隆、扩增和表达,使分子生物学遍布生命科学,从基础生物学到农业、医药,也给考古学、人类学、司法破案提供了新技术。

它奠定了现代生物技术产业,直接导致新型方法生产的胰岛素、生长激素、红细胞生成素、乙型肝炎疫苗等一系列生物制药产品的上市。

它推动新的分子诊断、治疗方法的探讨和产生。

多数人公认,美国旧金山加州大学(UCSF)的生物化学教授Herbert Boyer和斯坦福大学微生物学教授Stanley Cohen,是发明此技术的两位主要科学家。

他们于1973年在《美国科学院院刊......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4日 10:37

我的名单差不多要过时了

2002年10月6日,我曾经写过一篇《二十一项值得获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工作及科学家》

也见: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851

这些工作都是2002年可以判断,有些新发现,还有些工作出现导致对以前工作评价的改变。

我说明过不是预测诺贝尔奖,而是评价值得得奖的工作。

不过,我的名单比同期国外专门公司预测的命中率要高。

从2002年以来,Thomson Reuter(汤森路透)公司专门派人做“研究”、并运用数据分析,每年做预测,结果将近预测了120人,其中19位获奖,这个比率之所以低,就是因为不能隔靴搔痒,用间接数据(汤森路透公司在用计算机分析数据后,还派人读文献,再分析出他们所谓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3日 10:11

遗传学家的遗传秘密

出生于缺少书籍的家庭,他成了科学家;

姐姐哥哥在15岁失学,他自己最终成为皇家学会会长;

成绩不好考试不及格而吃过大学闭门羹,他却获得了诺贝尔奖;

深入到基因水平的世界一流遗传学家,他并不能破解个体水平的自身遗传之谜。

“穷孩子学术不宜”论

理论上,我感到急剧变化中的中国社会,可能与一百多年前马克·吐温时代的美国相似,包括拜金主义。而现实中,不久前收到一位学生的来信时,我还是有点惊讶,没有想到社会对物质的崇拜到了压抑青年人志向的程度。他问:听说,做科学研究是富裕家庭后代的事情,不适合我们穷人出身的孩子,是吗?

后来多了解了一些,才知道还不是孤立的问题,而是已经在部......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20日 13:35

外国月亮不比中国的圆

文无第一。大学也一样。

大学有很多方面,各个大学有特长,人类教育才能多样化,世界才五彩缤纷。

评价大学,正如法国学者Billaut等 所述:问哪个大学最好,是幼稚的问题。

但是,总有人热衷大学排名。

君不见,上海交大不久前发布世界一流大学排名榜,现在英国的《泰晤士报》和一个公司又推销他们的排名。

两个排名,无论是外国的还是中国的,都不合理,都不值得相信。

很多文献计量和统计的学者已经发表论文,全面分析后否定了交大世界一流中心的“上海排名”,部分见附件一和二。

今年Billaut等对上海排名的批评,其实同样适用于泰晤士排名:“上海排名,虽然得到媒体传播,并无资格成为讨论学术......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11日 11:06

继中外优秀传统 改目前庸俗学风

高年资学术人才引进后,起什么作用?可能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做好学术。

第二,改变学风。

第三,支持青年。

15分钟不可能讲很多,只讨论“改变学风”。

中国从古代到近代都有一批人和一部分地方有非常好的传统,国际学术界有较好的学风。中国现在也有一部分人努力想把学风搞好,但是,毋庸讳言, 现在整个情况是:中国目前学风相当成问题。

国内一 直有些人在努力搞好学风,回国的人应该加入此行列。可以说,目前风气是否能改好、多快改好,海归应该负很大责任。尽管风气恶变有多种原 因,有些不是海归造成的,但到现在,海归影响中国科学和教育的部分政策和大部分运行。那么,今后责任很明确,不分海归非......

阅读全文>>
2010年09月07日 14:25

用脚投票:和平时期学术界常规(补附录:2009年未公布文章)

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引进的王鸿飞教授,回国10年后重新出国。

在相当一些方面(当然不是所有方面), 引进人才被国外争取而重新出国是一件好事。

首先,这证明在国内可以做出国际先进水平的工作。鸿飞在国外经过博士、以及博士后阶段后回国,在国内开始自己独立实验室。10年内,他成为国际认可的科学家,被国外积极延聘。以事实证明,年轻人可以在中国成长为优秀科学家。虽然这个数量不多,但已经有不止一位,生命科学领域也有具有同样能力的人,而且会越来越多。看到这个现象可以鼓励一些年轻人回国,他们知道回国不是学术死亡,而是可以学术兴旺。 用事实使专注学术的年轻人不会对中国望而却步。

其次,能够用脚投票,可以......

阅读全文>>